一个队医的绿茵人生
编辑:admin
字号:A-A+
摘要:印象初记——黑与白 黑,初识盛伟伟的情景,隔了这么多天都还记得。第一印象就是肤色好黑,当我来到绿茵场边,一个身穿球衣,脚蹬足球运动鞋的中年男人大步流星的向我走来时,

印象初记——黑与白

黑,初识盛伟伟的情景,隔了这么多天都还记得。第一印象就是肤色好黑,当我来到绿茵场边,一个身穿球衣,脚蹬足球运动鞋的中年男人大步流星的向我走来时,我并不知道这就是足球中心的盛伟伟医生,还在暗自诧异是不是搞错了,怎么来了一个教练?直到负责引荐的杨老师介绍盛伟伟医生的时候,我才相信他就是我今天的采访对象。

给队员做针灸治疗

寒暄过后切入正题,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我见过很多队医,但像您这么肤色黝黑的队医还是头一次见,是一直如此还是和自己的工作有关?

原来足球训练的队医和其他队医还真不一样。足球运动属于户外运动,除了极端恶劣的天气,一年到头都要在户外训练。而队医是必须在现场随时观察和处理伤情的。他们从每天早晨八、九点钟运动员开始训练到下午五、六点训练结束(中午休息),队员训练到几点,他们就跟到几点,当队员晚上休息的时候他还要负责队员的伤病治疗、放松等工作。如此一来,常年累月风吹日晒的户外工作,怎能不黑?盛医生说不仅他如此,整个医疗组的其他同事亦是如此。

白,除了对盛伟伟医生的黝黑肤色印象深刻外,另一个深刻印象就是白,盛伟伟医生也刚过而立之年,但两鬓却已经白发丛生。随着交流的深入,体育菌终于才弄明白为什么盛医生会有这一头白发。

足球项目的队医不仅白天要随队现场处理伤情,并且每天晚饭之后还要给有伤病的队员进行治疗,通常一天的繁忙工作结束都在九、十点钟了。如果赶到比赛期,队医不仅要随队外出比赛,处理赛场队员突发的伤病,更是要在比赛间隙给队员进行理疗和放松,确保每个队员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。还要随时和教练沟通部分队员身体的潜在问题、指导受伤运动员进行康复训练。这种忙碌和工作强度,常常会连休息的时间都无法保证。

古人云:"肝主藏血,发为血之余",为了做好这份工作,盛医生得付出多少的心血,古人诚不欺我也!感恩之心——累与苦

做这个职业你觉得辛苦吗?每天从早八点到晚十点,每周工作六天,平均每年随队外出三到四个月,到了队伍的比赛期还得全国各地跑。实话实话,比起一般的职业,队医这份工作强度不知道大了多少,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常人无法想象……

做什么工作不辛苦?从事这个职业的队医有千千万,我也只是其中的一员而已。盛医生对工作的辛苦看的很淡然。在交流的过程中,关于工作的辛苦,盛医生只字不提,说的最多的却是感恩和责任。

我从高中开始看球,就喜欢上了足球,喜欢上了绿茵场上的一切。大学毕业后,进入陕西省体育科学研究所工作,恰逢领导让我临时借调到陕西女足担任随队队医,谁知,这一去就是12年。所以,我很感谢领导给我这个机会,让我用队医这种方式圆了我的绿茵梦。

我们的日常工作很忙碌,能静下心学习提高的时间并不多,但体科所领导和足球中心领导对我们业务能力的提高很重视,为医疗人员请国内外相关领域的专家授课、派大家去参加相关专业的高级培训课程、定期送我们去国家运医所、红会医院等专业的三级甲等医院进修。即使是这么忙的工作,依然让我们的业务能力有时间得到提升,那些辛苦又算的了什么。

因为足球运动的特殊性,每年冬季足球队都会到广西、广东、云南等南方较为暖和的城市进行冬训,队医当然也得随队工作。我突然想到过年他们会怎么样?就问盛医生你有多少个春节是在外面过的?盛医生想了半天,伸出三个手指说:“我不记得有多少个春节是在外面过的,但我记得好像只有三个春节在家里陪家人过节。”

即使这样让普通人难以接受的工作现实,盛医生依然没有抱怨而是感恩。刚工作那会,年轻也单身,在外面过不觉得辛苦,反倒觉得和队员一起过还挺有意思。成家有孩子了,挂念多了,也想父母了。但体科所领导和足球中心领导考虑非常周到,批准我们家属春节可以过去团聚,想想看又能团聚,还能让家人旅游,也挺好的嘛,说完哈哈大笑……

在许多人看来,说这些话多少有些违心。但从采访者的我看来,我反倒觉得盛医生说的很实在,是他的真情流露。盛医生做这个工作一干就是十几年,面对如此高强度、高压力的工作,如果仅仅只是把工作当成工作,试问有几个人能做到?

加缪曾经说过:攀登顶峰,这种奋斗的本身就足以充实人的心。人们必须相信,垒山不止就是幸福。我想盛医生早已将这份工作当成了自己的事业,把对绿茵的热爱化成对工作的热爱,把队员教练当成了家人。只有如此,才能把工作中的辛苦劳累化成内心源源不断的强大动力。自我实现——笑与乐

你觉得这份工作除了你内心一直有的绿茵情节,还有什么是让你一直前进的动力呢?盛医生没有正面回答,而是讲了两个例子。

有一次,我们一个年轻的队员出现腓骨远端骨折,如果送到专科医院,是必须要开刀手术治疗的。但我们医疗组经过讨论,认为:骨折并未出现严重移位,可以尝试保守治疗。另外,考虑到运动员的特殊身份和专项生涯,如果手术,不仅需要更长的时间康复,而且手术造成的肌肉肌腱等软组织损伤会直接影响队员的运动能力。我们医疗组在请示有关领导,积极与家长、教练、医院专家沟通后,用保守治疗手段以及后期积极有效的康复锻炼帮助队员恢复伤病。三个月后队员康复了,而且没有对他运动能力造成影响,我们非常欣慰和自豪……

给队员做按摩理疗

还有一次,一个队员晚上发烧,(运动员的身体素质普遍很好,除运动损伤外,很少生病,因此平常的发烧,我们会更加关注。)我当天没有回家,陪着队员去医院就诊、检查、输液,一直到后半夜才返回宿舍。人在生病的时候,是比较脆弱的,需要更多的关心和爱护,尤其是这些远离父母的运动员、更要细心的照顾。在陪护的过程中,这个队员把自己日常的烦心事一股脑的都倒给我听,而我也更加了解了队员的另一面。等队员痊愈后,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这让我对自己的工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,我们不仅要医治运动员身体的伤病,更要加强对运动员心理健康的关注,让每个队员都能保持最好的竞技状态,从而帮助他们取得更好的成绩。

其实,盛伟伟医生说的都是他日常工作中的一些片段,而这样的片段其实在他的工作日常中很多很多。从与他交谈的字里行间我能感受到,在工作中取得的一点一滴的成绩、运动员能以健康的身体投入到训练和比赛,就是盛医生持续不断前进的动力……

马斯洛的需求论说:人最高的需求是自我实现的需求。我非常赞同这个论断,我觉得用在盛医生身上也恰如其分。梦圆绿茵——忧与思

现在全国都处在“足球热”的浪潮中,面对外面高薪的诱惑,如何坚守这份工作?你就没有动摇过吗?这个算是一个比较犀利的问题,我想看看盛医生会怎么面对。

说句实话,对我来说,这既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充满挑战的时代。

好的是,踢球的孩子越来越多了,对于一个球迷,对于一个绿茵行业的从业者,我觉得挺高兴的。越来越多的人投身这个行业,也促进足球产业的整体蓬勃发展。我们作为队医感受更深——行业体系更规范了,诊断水平更先进了,治疗手段更有效和丰富,队医这份工作也越来越被理解和受重视……

要说挑战,就是目前这个行业太浮躁了,看似热闹非凡,但却很少有人沉下心来踏踏实实为提高足球水平而工作,把利益看得太重了。我觉得,人不能没有钱,但工作却不能只为了赚钱,工作还应该有赚钱以外的意义……盛医生的话更加印证了我之前对他的猜测。

训练场巡查

再说,我现在根本没时间想这些,十四运会在陕西举办我们既是东道主也是参赛者。陕西省足球运动管理中心目前有十多支队伍参加备战,每个队就算22人,也有接近两三百名队员,而我们医疗组目前只有5名队医。人手太紧张,既要做好各支队伍的医疗保障工作,又要让队医得到适当的休息和学习,工作都不好安排,哪有时间去想别的。

现在外面的机会那么多,职业足球俱乐部提供的各项待遇比较高,我们想招聘高水平的队医比较困难。我们只有利用现有医务人员,尽全力把各支运动队的医疗保障工作做好。第14届全国运动员马上就要在陕西举办了,我们是东道主,各支队伍都承担着争金夺银、勇创佳绩的重任,医疗保障工作非常重要。如果能有更多人手,我们的保障工作可以做得更科学、更细致、更完美,能早点实现这个愿望,我就心满意足了……

望着那个站在绿茵场边的背影,我由衷的祝愿:

他的愿望能早日实现……

祝愿陕西足球越来越好……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9-06-08 14:05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